分享缩略图

神秘研究所所长是谁

分享到:
链接已复制
首页> 新闻中心>

校园“代跑”频出 高校呼神秘研究所所长是谁“代跑”频出 高校呼吁诚信

2024-05-23 20:53:32

来源:北京青年报

分享到:
链接已复制
字体:

近日,多所高校通报学生“代跑”作弊情况,呼吁学生诚信跑步。

高校通报“代跑”现象

5月17日,南开大学发布信息称网络上有人发布特色马拉松课程的“代跑”信息。南开大学体育部高度重视,并向公安部门作了汇报,寻求帮助。在此呼吁同学们诚信跑步,如有违规行为,一经发现严肃处理。

5月15日,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体育部通报了27名学生的作弊情况。通报称,自2024年春季学期起,学校对大学体育公共课的课外锻炼方式进行改革,用“步道乐跑”作为课外锻炼软件平台,目前运行基本正常、效果良好。但通过技术监控,发现有部分学生存在利用外挂软件、骑车“代跑”、找人替跑等作弊行为。

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,一些高校为遏制“代跑”现象会开展诚信教育。2022年合肥经济学院发布《关于加强校园乐跑活动诚信教育的通知》,针对此前校园中存在部分学生“代跑”,使用滑板、骑车等非正常跑步现象,开展专项活动予以查处;2023年3月,温州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向全体同学发出号召:用运动作为活力春天的正确打开方式,一起诚信校园跑;2024年5月,荆楚理工学院在一号运动场开展校园环跑暨“诚信·感恩”主题教育活动;2024年5月,中国地质大学(北京)为弘扬“诚实守信,崇尚运动”的中华民族优良传统,面向全体学生开展“爱运动·强体质”诚信校园跑活动。

“代跑”按公里数收费

北青报记者在社交平台上搜索“代跑”关键字,可以查询到不少“代跑”信息,价位从几元到几十元不等,按公里数收费。

“代跑”者小杰是某高校的学生,他通过社交媒体断断续续接了五六单无需途经规定打卡点的校园跑“代跑”单子。小鱼也是某高校的学生,他接的“代跑”比较多,有时候一天跑三次,一次带4个手机跑。

除了真人“代跑”,网上还有人卖所谓“代跑神器”。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一位售卖“代跑神器”的博主小高,他自称是某高校大一学生,“神器”是一位学软件的朋友开发的。主要功能是通过开通手机虚拟定位权限,实现在家通过手机操作即能生成运动轨迹的目的。

不过,小高说,因为软件兼容性不高,很多设备无法使用,所以也没挣到多少钱。

有学生网上找“代跑”被骗

真人“代跑”有时需要学生跑步软件App的账号和密码,或者校园卡的账号密码。在社交媒体上也有人分享自己找人“代跑”被骗的经历。网友“晶晨”称,在找人“代跑”的过程中被骗金额40元。她介绍,该校跑步任务的截止时间是5月12日,她本来是要卡点完成的,但由于有一天忘记跑步,眼看要完不成任务。她在社交平台上联系了一位声称能“代跑”的同学,并加了微信。谈完价钱之后她把校园跑账号、40元“代跑”费用依次给出,而后对方一直到截止时间都没跑,之后就联系不上了。

声音

学生:因扁平足无法免跑 找同学“代跑”

娜娜是武汉某高校的一名大二学生。从大一入学开始,学校就实行“校园课外阳光健康跑活动”,要求使用软件打卡,必须途经系统随机设定的打卡点,数据直接上传到体育老师处。

娜娜认为跑步本身是一项比较健康的运动,可以督促强身健体。她通常在学期开始就早早地完成一学期的任务量,一个星期至少跑5次,在两个月内就能够完成。不过,软件运行失常会导致打卡未成功,成绩作废。有时候,满课的一天下来,娜娜没有多余精力去跑步,偶尔想骑车“代跑”,但系统配速机制会判其作弊。

咸宁某高校的张同学对校园跑的态度经历了从厌烦到喜欢的转变。张同学说,自己大一刚入校的时候只想好好放松,天热时跑得满身汗,导致他并不喜欢跑步。后来,他想锻炼身体,就开始认真完成校园跑。张同学现在每次校园跑都是满分,也能够感受到身体的变化。

张同学的室友王同学则表示对校园跑的体验并不好。他说自己是扁平足,跑步时不舒服,因此并不喜欢跑步。但扁平足并不能向学校申请“免跑”,于是他有时会通过打卡系统漏洞、请同学“代跑”的方式完成跑步任务。

专家:应综合考虑学生身体及时间

针对上述现象,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应该全面系统地看待此事。一方面学生应该认真对待跑步,学校出台校园跑是为了对学生锻炼身体进行监督。另一方面,学校应该全面系统地考虑考核方式。现在学校多用网络方式来监督考核,从管理方面方便记录和监督,但安排是否合理还需进一步考量。比如现在学生时间紧张,一天可能要上五六个小时的课,被动性、强制性的要求过多,学生的自主活动时间就会不足,就容易出现“代跑”现象。

储朝晖建议,学校针对体育的考核要适合学生的身体素质以及时间安排,学校也应该开展更加丰富多彩的体育活动,以满足不同学生的需求。 (记者 匡小颖 实习生 韩淼 熊佳)


【责任编辑:赵超】
返回顶部